「臣,你現在感覺如何?」沒有回頭,她走到黑暗族戰士化為塵土的地方,蹲下身碰觸那些泥褐色的沙土。

「很平靜,不過就連現在也還有一絲特殊暗屬性殘留在空氣中。由此可見得你們白天究竟遇到多少的黑暗族族人了。」照實說出自己的感覺,臣皺起眉頭,口吻變得有些擔憂。

「向櫻,妳用了『質變』對不對?」說是問句,口吻卻是肯定的。

「被發現了嗎?」她低笑,抓起一把沙土,看著黃褐色自指縫間流逝,紅色的眸子閃過什麼。

「妳……只要妳使用『質變』的能力,這附近的自然屬性就會被打散、重組,和原先的屬性配置完全不同,很容易就能感覺出來的。要不是這附近有特殊的結界擋住,不讓這裡的氣流外散,妳早就被發現了啊!」

臣頭痛地看著還不肯起身的向櫻,無法理解她為什麼要使用到禁忌的能力。

「臣,你冷靜。在那種情況下我不用絕對無法脫身。」

看著只要一牽扯到她安危就顯得焦躁不安的臣,向櫻起身,淡淡地說。現在他們的立場對調,換成她在試圖說服他。

「那些黑暗族的人在我的攻擊下越變越強。」

「怎麼會呢……在那邊臥底的人並沒傳來黑暗族族人最近有什麼新的研發,我完全沒收到消息。」

臣有醫生的資格,會定期回皇宮替人診斷,也就能間接聽取一些有用的情報,但是向櫻現在說的事情他半點風聲也沒聽到。

「但這是事實。」

她抓起一把泥土,湊到臣面前,表情有些複雜,「分析成分,這裡面有我分析不出來的屬性。」

「好的,等我一下。」

把手覆蓋在泥土上,臣閉上眼睛,似是在冥想。四周仍是完全寂靜的狀態,竹林所擁有的特殊結界連昆蟲都進不來,只聽的到兩人的呼吸聲。

「分析完畢。向櫻,妳拿起的這土……」睜開眼睛,臣的表情十分凝重,連帶說出口的話也不怎麼輕鬆。

「除了土屬性,全是特殊暗屬性。沒有其他一點自然屬性。」

「喔?」

向櫻沒有很訝異,她剛才也是分析出裡面滿滿的特殊暗屬性,除此之外,應該還有一種屬性參雜在其中才對。但那成分太少了,若有似無地,好幾次她要捉到時又消散在虛無中。

最微量的屬性反而最重要,有些自然屬性只要一點點就能扭轉局勢。

「嗯,現在最大的問題是特殊暗屬性不容易散掉。向櫻,短期內不要再來這裡練習了。我會把這裡的結界處理的更嚴密,讓別人進不來、也出不去,好嗎?」

臣思索過後,迅速做出決定,徵詢向櫻的意見。

「不妥,萬一黑暗族族人又趁機從空隙中爬出來,我們沒有防備很危險。」

向櫻說起正經事情也是一臉嚴肅。

「我││」他猛然閉上嘴巴。

原因很簡單,向櫻手上的泥土在發光。應該說不只她手上的在發光,面對向櫻的臣很清楚知道她背後的泥土也跟染上螢光綠的亮光。

 

他看見……有一隻乾枯的手破土而出。

 

咚、咚、咚!

接二連三的沉悶聲音在向櫻背後響起,像是有什麼東西打在鼓面上。

「出現了。」

冷靜地轉身,向櫻看著離她有一段距離的「東西」││一個全身枯癟的人從地底爬出來,異常尖銳的指甲猛敲他們之間的透明障礙。

「向櫻,小心一點。這是黑暗一族的『借屍還魂』術,他是你們下午殺的人之一。但裡面的魂體不一樣了。透過和屍體的連結,穿過光明黑暗之間的阻隔,進入我們的地盤。」

熟知黑暗一族手法的臣試圖把向櫻推到他背後。

「臣,別忘了。我不用你保護,解決方法是什麼?」

撥開臣的手,她抽出橫笛。被九尾妖狐防護膜阻隔在外的人攻擊也越來越猛烈,大有想把防護膜敲破的意味在。

「火屬性,黑暗族族人最怕光明了。」

向櫻揚起唇角,深紅色的眼眸閃過輕蔑的光芒。

「我什麼沒有,就是火屬性最多了。」

乾枯人的腳下瞬間冒出熊熊大火,沒多久就完全被吞噬,連慘叫都來不及,再度化為粉塵。但火勢還不停止,直到所有黑暗族族人留下的粉塵都被燃燒殆盡才停止。

火焰散去後,只剩一個橢圓形的黑色乾裂地證明剛才的火勢有多大。

「這下徹底解決了。」

五指併攏、收緊,飄浮在四周的火燄跟著熄滅,竹林內再度陷入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,連月光都照不進這塊區域。

「向櫻,妳有沒有哪裡不舒服?絕對不要硬撐不說。」

輕輕抓起她的手腕,臣擔憂地為她把脈。雖說回家再用精密的儀器檢測會比較好,但想立即知道向櫻身體狀況的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,直接使用東方古老的醫術。

「我沒事,你想太多了。」

理解他的擔憂從何來,向櫻難得沒有直接甩開他的手,只是淡淡地說道。

『是沒事。』有道聲音跟著附和。

「對啊,我就說沒事嘛!別擔心,該回去了。」向櫻渾然不覺有問題。

「向櫻……」

「什麼事?」

「剛才說話的人不是我。」

「那是誰?別騙我了。」她還在狀況外。

「妳知道我不能說謊的。我不知道是誰,但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。」

謹慎地東看西望,但是黑漆漆的地方哪看的到任何東西。所以聽覺就變得格外敏銳。

『的確不是他。』那道聲音繼續附和。

再度聽到陌生的聲音,兩人緊戒心倏地提高。

「只有小人才會躲在黑暗中說話!」

眸光一閃,一簇一簇的火焰瞬間佈滿四周,照亮整個空間,也讓原先藏匿在黑暗中的人無所遁形。

站在九尾妖狐隔開的距離外,穿著黑色斗篷、臉上戴著白色笑臉面具的人發出奇異的刺耳笑聲。

 

『好久不見了,櫻……不,我該說是慕當家‧慕向櫻才是,對吧?』

 

 

T.B.C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慕恩 的頭像
慕恩

地下貓窩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