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了桌上的地圖一眼,監督在小冊子上寫了幾個字,語帶讚賞,「做的不錯,目前計畫呢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沒有!?」錯愕地瞪大眼,某位戴高禮帽的年輕男子不小心手滑,筆在冊子上畫出一條歪歪斜斜的線。

「是的。」白沐露出刺眼的笑容,用力點了一下頭。

「……我收回那句話,還以為你變了,結果根本沒有。」沒好氣地闔上小冊子,監督筆往光點處一指,立即投影出白熊妖目前的狀況。

夜深人靜理應休息,可是幻化成白虎妖模樣的白熊妖不知為何精神特別飽滿,急速地奔馳中。

「謝謝誇獎。」

白沐背往後一靠,似是能理解監督的話,讓他氣到快吐血,卻又不知該如何發洩出來,最後只能選擇轉移話題。

「任務期限是一個月,我等著看你怎麼完成。」他好整以暇地說,「現在要放棄還來得及喔。」

「不需要。」十指交疊成金字塔狀,白沐視線穿過手指,看向悠悠哉哉喝茶的兔子監督,眼中已無一絲笑意。

 

「我會完成這個任務。」

 

「哈,你終於認真起來了。」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弧度,白兔監督拿出懷錶,看了上面的羅馬數字一眼。

「喔?被發現啦。」不甚在意地回他話,白沐起身,走到相鄰的廚房。拿出兩個空的茶杯,他朝外喊道,「你要喝茶嗎?」

「我要薄荷茶,喂小鬼你呢?」

「……」夜離靜靜看著地面,完全沒有搭理兔子監督的意思。

「隨便給他一杯吧。」

「來啦~」

白沐一手拎著兩只馬克杯,另一手端著整組的歐洲泡茶瓷器出來,平衡感還相當好,完全沒有失去重心的現象。

「哇,你家還真有薄荷啊!」

嗅到薄荷茶特有的清涼香氣,兔子監督訝異地瞪大眼,那模樣看得他很想笑。不過現在不行,身體只要一抖動,手上的東西就要砸了。

邊把茶杯放到桌上,他一邊說。「是啊,你的茶杯可以收起來了。」

「嘖嘖。」

懶懶的朝桌上一揮,還沒喝完的液體連帶茶杯消失無蹤,回復人形的監督改拿起白沐泡的薄荷,短時間內不再說話,看著他的眼神似是若有所思。

「來,給你。」

他滿臉笑容的把杯子放到夜離面前,白色的液體表面被震出細微的漣漪,沒多久旋即消失無蹤。

漆黑的眼眸抬起,那無聲的詢問他看懂了。

「是牛奶,喝了會好睡一點。」

其實白沐也不知道為什麼,夜離的表情明明未變,可是他就是能看出一些端倪,尤其是小男生用墨色的眼眸瞅著他時,他可以很快理解他的想法。

安靜坐在沙發上,精緻的面孔宛如雕刻出來的夜離全身散發冷漠的氣息。要不是他還有體溫和呼吸,白沐真的要以為此刻他面對的是一尊洋娃娃了。

此時,沉默許久的夜離終於開始動作。

他的目光緩緩向下移,來到純黑色的馬克杯上停留許久,再來才慢慢地朝杯子伸出手──

「啊!我想到了!」

監督突然大叫一聲,夜離受驚地收回手,嬌小的身軀往沙發靠背移動,大有將整個人埋進沙發的意味在。

「監督,你嚇到夜離了。」白沐溫和地說,口氣中沒有責備的意思。

「大白目,我幫我你想到解決那隻變形妖怪的方法了,還不快點感謝我!」

「謝謝。」

「真沒誠意……不過算了。快來擬定計畫,解決這個我就能閃了!」

「好傷我的心喔。」他邊笑邊講出這句話的說服力是零。

「少來。」

朝他翻白眼,年輕男子手在空中一劃,一條白色的光線順著他的指間游走,從上到下,旁邊的光線分支岔出,逐一列出三項目前無人接的任務。

專注地看著監督的動作,他分神地拉起夜離的手,感覺到那似有若無的推拒力,不甚在意地將馬克杯讓小男生握好,才鬆開手。

「會變形的妖怪直接打沒有用,你必須把它變形的能力先封印起來,才有機會打贏它。」

監督摘下高禮帽,擱在一旁的沙發上。他上半身微微往前傾,手指輕點任務欄,第一項被放大到足以讓兩人檢視。

「請調查半夜莫名出現的歌聲。」

念出只有一句話的任務內容,下方還羅列了地點和歌聲出現的時間,白沐簡單瞄了幾眼,是離他家不算遠的一間幼稚園,名字熟悉到足以回想起許多事情。

沒錯,那是他曾經讀過的學校。

「聽好了!你應該也學過吧?」戴著白手套的手筆直地指著他臉,監督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。

「變形妖的處理方法是什麼?」

「這個嘛……」白沐捧著馬克杯,試圖回想問題的答案。

模模糊糊地,似有一道記憶閃過,速度快到他來不及抓住就消失了,然後他想起來了。

 

「監督,我們還沒學過喔。」

 

 

To be Continued.....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慕恩 的頭像
慕恩

地下貓窩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