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這傢伙體力超差!真的是混血嗎?看起來還比較像是山寨貨!」

「……」

為什麼一隻蝙蝠會知道山寨貨?

對啦對啦,我就是體力很差咩,才會到現在還只能被聖誕樹妖追,不是直接秒殺他。

每個人都來打擊我是想怎樣啦!?我就是很弱、弱到爆,可以嗎!

接連下來的打擊讓我也不禁煩躁起來,一想到之前都無法靠自己完成任務就更悶了。

「啊!」我卡住了!

腳下一頓,本來雪大概就會陷到腳踝那麼深,這次我不知道踩到哪來的超鬆軟雪,膝蓋以下整個陷入雪堆中,另一隻腳跟著半跪在地上,姿勢滑稽到不行。

可惡,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問題!我剛剛明明就沒踩到啊!

忙著拔出右腳,背後震耳欲聾的鈴聲吵到我快發瘋,完全沒辦法判斷到底樹妖離我有多近。

本來就沒多遠,這下絕對會變更近了吧。

弄了老半天進度還不到1/2,看著抱在手中的惡魔蝙蝠,我牙一咬,將小鬼使勁往空中一拋。

「飛吧!快逃!」

「你做什麼──哇啊!」

又是一陣強風吹過,沒搞清楚狀況的蝙蝠在空中翻了三百六十度的大滾,連翅膀都還沒來得及張開,咒罵聲先冒出。

連在吵的要死的背景下我都還能聽到他在罵什麼,我大概也怪怪的了。

一道黑影突然從空中竄過,準確無誤地攫住正要展翅的蝙蝠,我還沒反應過來,黑影已經夾帶著蝙蝠落下,出現在我面前了。

抬起頭,我看到熟悉的面孔。

「夜!」

夜擋住上頭的光線,陰影落在他身上,我看不清他現在的表情,只知道他嘴唇微微抖動,似乎正想說些什麼。

「你再發呆就要被踩扁了。」

「呃、不要啊!」不要在這時候提醒我啦!

「需要幫忙嗎?」看我拔腳拔得如此艱辛,夜唇角隱隱上揚,明顯就是在看我好戲。

「……麻煩你了。」

無論如何,我都不想當個被純妖一腳踩扁的混血,縱使我能力很差也一樣。以後再練就行了,現在先活下來比較重要。

「很好。」這回他連說話都帶著明顯的笑意了。

夜手往上一揚,本來我以為他要使出什麼殺手鑑,結果卻先聽到淒厲的慘叫聲自空中爆出來。

「為什麼要丟我你個混帳──!」

隨著夜拋出的完美弧度,我跟著扭頭看過去。

是那隻蝙蝠嘴吐不出象牙的死小鬼,夜剛才毫不留情地把他往聖誕樹妖那裡丟了。

喔喔喔──瞧瞧那個速度!夜要是投手,絕對是可以登上大聯盟的等級,肉眼看不清的極速,眨眼間就逼到樹妖的面前了。

惡狠狠地撞上聖誕樹妖最底下的樹幹,我看到本來在跳動的純妖先是停下來,樹幹上被撞出一個棒球大小的裂痕,還有一隻悽慘的惡魔蝙蝠黏在上面。

我莫名覺得想笑,一直口出惡言的蝙蝠這下應該也吐不出半句話了吧,哈哈!

「你還有時間笑?」夜低頭看了我一眼。他老兄抱胸站在我面前,語氣有點冷颼颼的。

「為什麼不?」我眨眨眼,不太能理解現在為何不能笑。

他沒有回答,只是把目光移向我背後。我跟著他看過去,終於明白夜話背後的涵義了。

媽呀!聖誕樹妖被死小鬼撞得重心不穩,正在前後搖晃,搞不好等下就會往我這邊倒下來。

這樣一想,我更急著拔出陷在雪中的腳,可是越想拔,就更弄不出來。

這雪是有自附吸盤是不是?為什麼我就是卡住了啊!

「等你凍壞就可以截肢了。」夜在旁邊閑閑地說風涼話,我一聽臉上跟著冒出「冏」字。

可以不要這樣嗎?

「夜……」我哭喪著臉,明白如果沒有他幫助,大概難以逃出生天。

「幫我。」

「嗯,你終於說了。」

話甫落下,夜就從我眼前消失了。

等等,不是說要幫我「拔」出來?他老兄怎麼自顧自地搞失蹤了,是要我繼續卡在這裡的意思?

不該是這樣的吧!

腳卡在雪裡不冷,可是時間一久也麻痺了,摸起來完全沒知覺,我很擔心是不是真的掛定了。

夜跑哪去了啊──

「哇啊!」

才扭頭想要看聖誕樹妖現在的情況,卻看到一堆雪先朝我飛過來。我完全跑不了,只能眼睜睜看著雪當頭罩下,被埋成活生生的雪人。

雖然腳卡住了,可是我其他地方還是能動的!

甩掉身上大半的雪,我終於得以重見天日了。

總覺得白色的景物看久了眼睛好痛,有沒有墨鏡之類的能幫我擋一下,不然得閃光還是雪盲症什麼的是遲早的事吧?

「哈哈,看起來好蠢喔,你這個笨蛋!」變成人型的死小鬼站在我面前,臉上還掛著嘲諷的笑容。

……死小鬼你額頭上腫一個大包,還嘲笑人很沒說服力。

懶得搭理他,我再度望向聖誕樹妖的方向。

搖搖晃晃的聖誕樹不見了,取而代之地是斷成兩截的樹幹和枝葉,鈴鐺和禮物灑了一地,夜背對我站在樹前,一陣風吹過,他的大衣下襬跟著掀動,頗有幾分氣勢。

此刻,他的背影看起來好強大、好強大。

 

 

T.B.C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慕恩 的頭像
慕恩

地下貓窩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