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我也能跟他一樣強就好了,這樣就不會老是在跟純妖的打鬥中居下風。

「沒有人一開始就是強大的。」似是有所感應,夜轉頭看我,說話時的表情還是一貫的淡然。

「還有,現在應該不是你『想』這種事情的時侯。」

「啊!」總是在腦海中一閃而逝的模糊念頭終於被我抓到了。

對啊!我的想法夜為什麼會知道?明明沒說出口,他卻能精準抓到我所想的事情。

走過來的夜在我面前站定,我看見他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,在我眼中看來就跟「危笑」沒兩樣。

媽呀!夜很少笑,一來就露出這種讓人起雞皮疙瘩的笑容,他該不會是那種能邊笑邊做掉敵人的類型吧?

「太慢了。」

「等等,夜你真的聽得到!?」

驚覺大事不妙,我驚恐地把他上下左右全看了一遍,沒看到半點能接收我想法的收音機天線。

騙人的吧?

「聽得到。」

他簡簡單單三個字就粉碎了我微小的希望。彷彿聽到腦海中傳來啪一聲的斷線聲音,我整個人瞬間石化,說不定誰來敲一下就會碎成千千萬萬片。

也、也就是說我之前想的事情,不管是對混血的評論、下世界純妖的複雜心情,還有那堆亂七八糟的吶喊他都聽到了?

「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──」

生平第一次,我這麼想挖個大洞把自己埋進去,永遠不要出來算了。

「冷靜點。」

即使爆出很重要的事情,夜依舊相當冷靜。他先轉頭看了後面一下,再朝攤在雪地上的我伸出手。

「可是……」

「手。」

一見到他的表情,我就像洩了氣的皮球,把手交給他,任他握住。

夜往他的方向用力一扯,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人就從雪堆中被扯出來,卡住的腳終於脫離困境,恢復自由了。

沒錯沒錯,恢復自由的確很值得慶祝,可是手被扯那一下我差點沒脫臼,夜的力量根本已經不是「怪力」能形容的了。

那天手臂被扯下來都不奇怪。

還是不要想像好了,越想越恐怖──啊,不妙。

我小心翼翼地看向他,「夜,你都聽到了?」

在心中亂想還要顧忌他人真的很麻煩,這樣我連最後一點小小的樂趣都沒了,哎哎哎。

「別想太多。」夜鬆開我的手,轉身面對折成兩半的聖誕樹妖。

「不是百分之百,只是偶爾能聽到罷了。」

呃?這種收聽還會跳針?哪牌的收音機這麼爛,千萬不要去買,不然絕對會氣死消費者。

「呵。」

我沒聽錯吧?他笑了!

唔,好丟臉啊──剛才那句他一定有聽到,所以才會不小心笑出來。

「以機率來講,不到一成。」大概看我糾結到快掛了,夜再補上一句話。

「呼。」聽到機率我就鬆口了氣。

也就是說心音中十句裡面不到三句話他會聽到,那還好。意思是我可以繼續胡思亂想,維持我這一點小小的私人樂趣。

瞇起眼睛,我被雪地反射的陽光弄得很不舒服。

「放開我!」

剛鬆口氣,我現在就想嘆氣了。

這不就等於又回到原點了?只差在聖誕樹妖已經被夜折成兩半了。

「良。」踩著死小鬼的衣服不讓他跑,夜突然叫我一聲。

「什麼事?」

「拿去。」

拋給我一樣東西,我手忙腳亂地接住,仔細一看,是黑色的護目鏡,邊角還刻有學校的校徽。

順手戴上,我一邊思考這玩意實在太眼熟了,跟我現在放在家裡那個可以說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。

「啊!」

進學校後被耍得團團轉,我完全忘記當初想念Informal的原因了。明明就跟那場我以為是夢的事實有很大的關連,我卻忘的一乾二淨。

「夜,你們很常來這裡嗎?」

「沒有。」他無聊地正把玩另一副護目鏡,沒有抬頭看我。

「那你知道上個月誰來過這裡嗎?」

我想起來了。

第一次來極地遇到一個超強的傢伙,也跟夜一樣能瞬間宰掉大純妖。他同樣給我一副護目鏡,也是長這樣啊!

「……」

「夜?」

我第一次看到他露出無言的表情,最後還深深嘆了口氣。拍拍我的肩膀,他的神情很凝重,害我也跟著緊張起來。

「良,去看眼科吧。」

「咦?為什麼?啊、夜,等等我,不要自顧自地走掉啊──」

 

 

To be Continued......

第一章結束,出版試閱完畢。

詳細出版資訊和連結請點我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地下貓窩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