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喔……咦!?」

瞪大眼,我看著夜沒有啥太大情緒波動的臉龐,嚴重懷疑自己是不是驚嚇過度,產生幻聽了。

夜說要教我?怎麼可能啊!

他那個人討厭麻煩的要死,能不碰的就盡量不去碰,這回說要教我可是破天荒第一遭。

「不錯。」

夜的聲音中終於起了點變化,我驚奇地望向他,雖然不太明顯,不過他的確用有趣的眼神在看我。

唔,說是看也不太對,正確來說應該是「打量」。

你夠了解我。

說出口的話下一秒跟著心音,兩種不同方式傳達的結合成一句話。

我發現夜的意思不再像我剛認識他時,那麼難以理解了,只是的確要有心音輔助才比較容易理解。

「你也一樣,比表面吵。」

我征了下,沒想到夜會這樣說。

被他人發現、然後如此直接說出來,比想像中難為情一百倍,我連視線要擺在哪裡都不知道了。

以前總以為沒人能看穿我,現在才知道是個天大的錯誤。

沒看夜,我無措地盯著滿地的碎片良久,只能吐出幾個字掩飾尷尬。

「我以為我夠安靜了。」

「之前是。」

輕巧的步伐無聲如貓,夜在我對地上發呆時走到我面前,右手握住我左手,讓我的掌心攤開向上,露出半五芒星圖騰。

「夜……?」

我抬起頭,對上他專注凝視我掌心的異色雙瞳,腦中有無數個問號閃過,最終只化成一道呼喚。

「還記得嗎?只要你完成任務──」

「你就會告訴我我的種族!」

夜說出口的瞬間,我幾乎是反射性地接下去,由此可見這承諾在我心中有多根深蒂固,不用想都會脫口而出。

「沒錯。」

他左手食指輕劃過我圖騰的邊緣線,帶來微癢的感覺,我縮了一下肩膀,直覺想收手,不過被他牢牢握住我啥都做不到。

「這個,你也很好奇吧。」

夜的下巴朝下方點了一下。順著引導,我看見他腰側的十字舊傷痕,和我老是藏在夾克領子後的脖子傷痕一模一樣。

「難道說……」

你打算告訴我原因嗎?

「沒錯。」

夜很乾脆地點點頭,不過我可沒再像上次那麼天真,會以為他現在就告訴我。那是絕對、絕對不可能的事。

「你什麼時候會說?」

「喔,警戒心變強了。」

懶懶地瞥我一眼,照理說現下是很緊急的時刻,看著我緊戒的模樣,夜整個人卻忽然放鬆了,散發的氛圍和打變色龍時完全不同,輕鬆的很。

不過這樣的好友我反而更難捉摸啊!

誰知道他會不會下一刻就暴怒,還是丟下我跑回上世界,我根本沒個底。

「和種族一併說。」

……看吧,我就知道!

「好了,再不處理就來不及了。」

在我掌心上放了塊銅門碎片,他趁我還反應不過來的短暫空檔,抓著我走到銅門碎片的中心。

本來只有一個人,現在是兩個人站在中心處了。

「我們現在只能做緊急處理,剩下的留給四妖精王和后處理。」

表示理解地點頭,我握在手上的銅門碎片沉澱殿的,並沒有因為表面銹掉就減輕它的質量。

風不停歇,四周樹葉沙沙作響,吹過我身旁的黑色影子仍舊多到肉眼可辨識的地步。

一手撥開擋到視線的髮絲,面向我的夜背後傷口我看不到,更不知道為什麼本該出現在我身上的傷,會直接移轉到他身上去。

「因為紅線。」

環視四周,像在找尋什麼的夜隨口丟出一句話。

如果沒有紅線保護,你剛已經死了。

接收到夜傳來的心音,我完全無言以對。

……豹抓的傷我會死,他卻只有受傷,後來還能力失控,這不就是證明能力負值的渣渣和破表的天才差異?

別問我能力值要怎麼看,平常就夠明顯了吧!

「我需要你的協助。」

「啊?」

夜說了啥?他要我去幫他,我沒聽錯吧?

少囉唆。

「是,請問您要小的怎麼做,使命必達!」

看我一秒立正站好,只差沒行舉手禮表示我的尊敬,他點點頭,轉身背對我。

背上的傷口血已經乾掉了,只是在未清洗、沾滿沙土的情況下看起來仍舊怵目驚心,會不會感染細菌啊?

下意識掏掏口袋,我只撈出幾枚皺巴巴的OK繃,再看看夜背上那數道爪子抓出的血痕,嚴重懷疑這點小東西派得上用場嗎?

以前受傷太頻繁,我幾乎隨身攜帶消毒水、優碘和兩三塊紗布,可是入學以來,除了出任務和社團活動之外,根本看不到妖怪,自然也就懈怠了。

現在想想,好像是入學後就沒被純妖追了。

你發現的太慢了。

「啊?」我猛然抬起頭,錯愕地盯著還在背對我的人。

都回去了。

「你把它們全送回去了!?」

「嗯。」

 

 

T.B.C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地下貓窩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