頭痛十多年的麻煩被夜如此輕易解決,聽起來簡直像天方夜譚。如果我早點認識他,說不定過去就能有個輕鬆愉快的校園生活了。

……等等,我怎麼可以有這種依賴他人的想法,這是不對的。

雙手輕拍臉頰,我試圖甩掉不太好的想法。

「我是。」

「呃、什麼?」

回過神我才發現夜左手握著手機,正側過頭傾聽手機另一端傳來的訊息。

『阿夜!你們跑哪去了?學校快被純妖攻進來了啦!』

沒有刻意放大電話音量,小夏的聲音從另一端傳來,掩飾不住的焦急和緊張,連我在離夜有點距離的地方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「進去就進去。」

夜的反應相當鎮定,完全沒有要回去的意思。

『你們快點回來啦,現在一點都不好玩了~』

被小夏難得一見的焦慮影響,我本來就緊繃的精神又更上一層,幾乎快要可以聽到神經瀕臨斷裂的聲音。

負面情緒易受他人影響,現在更是。

光聽到小夏的拔高聲調,我就想要快點回去幫大家、幫同學,只是離我最近的人似乎不領情。

「忙完就回去。」

夜說完毫不留情地掛斷,只留下風吹不息聲和滿臉黑線的我。

拜託、人家都來求援了,他居然還可以不為所動,實在太厲害了!

「把你該做的事情做好,就是最好的幫助。」

夜冷冷地摧毀我不切實際的妄想,接著舉起他手中的銅門碎片,示意我隨便撿一塊跟著做。

「修復方式是以土混水塑造出模型、用火燒乾,再由風送至傳送陣前闔上。」

地火風水四大元素都派上用場了,這不就是我之前學到的那些技能?

「這次你總不會再說沒用了吧。」

嘴角微微揚起,夜的笑容有點刺眼,看得我不太舒服。

對啦對啦,我就是小嫩咖一枚咩,才不知道您厲害到可以未卜先知,連技能都事先讓我學好了,剛好可以派上用場。

「知道就好。」

……喂,還說真的咧!

吐槽歸吐槽,我還是乖乖舉起手中的銅門碎片,跟著夜的行動而行動,總覺得我們兩個好像正在舉行某種邪教的儀式。

挖土不需要真的拿鏟子下去挖,只要催動土元素,把適量的土從我和夜附近調過來。再收集空氣中的水蒸氣融入土中,不用太多,讓泥土可以融在一起、變成我們想要的形狀就夠了。

不過也就是這個「形狀」特別難搞。

我想了很多次,都沒辦法精準到能跟原先的門大小一樣,夜則是說出要我負責想像後就不管了。

他沒說話,心音也一片空白,我嚴重懷疑他在放空。

難道大多時候他都在放空中度過嗎?
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我額頭滑下大粒大粒的汗珠,手仍在空中比劃著長方形的形狀。

動作乍看之下很像指揮家,但一點都不優雅,也好看不到哪裡去,看起來比較像個腦袋有問題的人在指著天空胡亂揮舞。

還好不是在上世界,不然我鐵定被當成怪人送進警察局了。

不知道又過了多久,只知道我經過無數次的失敗後,終於忍不住開口抱怨了。「可惡,又失敗了!」

明明緊急到不行,我如果不快點處理完就沒辦法回學校幫他們,可是能力卻和心情成反比,越想快點弄完失敗率就越高。

對個形狀有這麼困難就對了啦!

「啊!」

雙手痠到不行,我握住的碎片太尖銳,一不小心劃破掌心,刺痛感立即透過神經傳進腦中。

下意識鬆手讓碎片落地,飄在空中的方形泥土團下半部跟著掉下來,掉到地上揚起的灰塵和泥濘濺了我一身,硬是把深色夾克染上點點褐色。

夜也好不到哪裡去,裸著的上半身沾到比我更多的泥土,連臉上都有不少褐色的痕跡。

「良。」

「哇啊、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!」

夜眼中的殺氣簡直是在說想將我埋到掉下來的泥土裡,我還沒有興趣變成泥人啊!有個地之妖精王弄出來的「泥」就夠恐怖了,第二尊又是活人製成的能看嗎?又不是在玩恐怖蠟像館。

「安靜點。」

「是,小的遵命!」

有鑒於夜的眼神越來越殺,渾身散發的殺氣也濃到嚇人,我還是啥都不要想,乖乖聽他老大的指示去做吧。

「碎片放手就失敗,再來一次。」

彎下腰,我本來打算隨便撿塊碎片,沒想到掌心除了刺痛感外,還意外落下鮮紅色的血。

傷口深到會流血?

「良!」

怎麼了?我隨手抓了塊碎片,抬起頭才發現大事不妙了。

原本只是穿過我們,飛進上下世界連結傳送陣的黑影,不知是吃錯啥藥,全都改向,往我這邊衝過來了!

糟糕,速度太快了我根本來不及躲開──

 

 

T.B.C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地下貓窩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