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夜 都長灰塵的往事就忘了吧!

 

眼前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和寂靜,連一絲光芒都找不到,只有走路時鞋子磨擦地面的聲音響起。他不知道自己要去什麼地方,直覺告訴他一直往前走就會到了。

在不知道走了多久後,他終於看到前方出現一點點光,然後隨著步伐的前進不斷放大再放大,直到一道聲音響起──

「喂喂、起來了,你再睡下去老禿頭可是會抓狂丟粉筆喔!」擾人的大嗓門外加大力拍擊,白沐想不醒也難。

「安靜點。」即使被吵醒了,他還是趴在桌上看隔壁桌的朋友氣急敗壞的模樣。

「吼唷,好心叫你起來還被雷親,你等等就不要被老禿頭發現你上課睡覺!」

「已經發現了。」唇角勾起一抹笑,白沐說話的語氣就像個旁觀者一樣漫不經心。

「啥鬼?」

「我看到了。」很有威嚴的聲音在他們前方響起,等同學發覺不妙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。

人恰如其綽號,是個年過六十又禿頭的老師不管四周隱隱響起的笑聲,大手一揮,對擾亂上課秩序的罪魁禍首下達懲罰。

「白沐、施忠貳又是你們兩個!去外面罰站,中午時間來老師辦公室報到。」

「是……」無奈地跟著一臉悠哉的白沐走出教室,施忠貳忍不住小聲抱怨站在他旁邊的人,「都是你啦,每次都是為了叫你起來才被罵,下次讓你睡死好了!」

相較朋友的不爽,白沐雙手枕在腦後,悠悠哉哉地靠在牆上,「好啦,我說對不起了總行了吧?別氣了。」

本來嘛,又不是大麻煩,為了被罵這種小事情生氣多沒意思,還不如看看走廊窗外的天空有多藍,吹進來的微風有多舒服。

好友就是對某些無須認真的事情的態度太過在意了,才會讓他那張圓圓的臉老是皺成一團,少了許多笑容。

哪像他,無論名字被嘲笑了多少次都不會不爽。白沐敢用獵到白熊妖的獎金打賭,只要有人敢笑他的名字,施忠貳鐵定會找人算帳。

後者一臉無奈,對白沐的話不住地搖頭,最後下了對他的評語,「你真的是樂天到沒藥救了。」

「樂觀很好啊!」露出愜意的微笑,他半瞇著眼,舒服地又打了個呵欠。

「太樂觀很危險,小白你自己說、你上次難過是什麼時候的事了?」他本就老實的臉上滿是對好友的關心,連剛自己在不開心什麼都忘了。

真容易被轉移注意力啊。

察覺到這一點,白沐依舊是笑笑的,「你猜?」 

「上個月?暑假?還是進學校前?啊、我想到了!」施忠貳忽然又一陣大叫,震地站在他旁邊的白沐耳膜發疼,腦中的回音好一陣子才消失。

「昨天你被海棠校花甩掉的時候!」

聽到好友的答案,他忍不住噗哧一笑,很豁達地攤開雙手,「你看我有被甩的難過嗎?」 

上上下下打量白沐一番,施忠貳還真找不到他一絲難過的情緒,那掛在臉上的疑惑神情讓白沐看了更想笑。

「海棠高中的妹在這附近以正出名,校花更是之中最正,氣質身材自是沒話說,想當初我也不解她怎麼會看上你。果然啊,還不到一個星期就被甩了。」

「她說我對誰都一樣溫柔,就發我卡囉!」交疊的雙腳交換了前後位置,白沐看看窗外的好天氣,邊思考還要多久才下課。

好想睡,昨晚回到家都清晨六點多了,梳洗完畢就該來上課了,他根本沒有時間睡覺。

「難道……」施忠貳圓圓的臉逼近白沐,幾乎快要貼在他臉上了,「你不喜歡海棠校花,心中其實另有其他女生,所以才對她甩掉你這麼不在忽?」

「嗯,是啊。」沒打算隱瞞,他很乾脆地回答了。

「誰?是誰!能比海棠校花正、更有氣質?我想看!小白你不可以藏私,我想看!」

望著跟白胖胖的包子有得拚的圓臉興奮地一跳一跳,白沐忍住想笑的情緒,一臉嚴肅地回答他。

「死了。」

「什麼!」

包子臉忽然不跳了,驚愕的模樣逗得白沐放聲大笑,「你還真相信啊?也太容易認真了吧!」

「太過分了,虧我這麼相信你!」

使勁地拍打好友,施忠貳決定以後不要再相信白沐的話了,免得老是被他整的團團轉。

當然,兩人在走廊打打鬧鬧忘了壓低聲量,免不了下課後再被老禿頭教訓一番,中午又被加派了很重的懲罰性作業,寫到兩人手差點沒斷掉才結束。

 

度過了下午無聊的四節課,放學鐘聲才一響起,老師踏出教室沒多久,那張白胖的臉就湊過來了,對打著呵欠的好友問道,「欸欸,等下我和阿翔他們要去打咖,你去不去?」

「不去,我還有事。」抓抓亂成一團的黑髮,左臉頰因趴睡留下紅印子的白沐擺擺手,對他的提議不感興趣。

高二的男生還能做什麼?除了打球之外就是去網咖了。

「最近很忙吼,都不跟我們去打咖。」

面對施忠貳的調侃,他回以一個不痛不癢的微笑,「對啊,最近忙著打工賺錢,很累的。」

「好小子,難怪你最近這麼愛睡。」大力拍了他的肩膀一下,施忠貳將書包甩到肩膀上,「那先走啦!掰!」

 

「嗯,明天見。」

 

 

To be Continued......

 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