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這時候衝到最近樓梯逃出去的成功機率會是多少?還是跑走廊給妖怪追比較好?

用膝蓋想也知道,這兩個方法能讓我活下來的機率都是零,徒然增加妖怪追捕獵物的樂趣罷了。

明明是無鬼學園,為什麼要妖怪進的來啊?誰來告訴我!

「那個、有話好說啊!又不是野蠻人,我們可以稍微溝通一下,不急著出手嘛!對不對?」

情急之下,我只好拿出以前面對身旁那群妖怪的溝通方式,看能不能擋一下時間,找到空隙就偷溜。

緊緊盯著我,妖怪沒有回答。

「你會說話吧?我聽的懂喔!別擔心,儘管說,我會好好聴著的。」

「嘶──」鳥頭吐出細長的舌信又收回去,標準的蛇姿態。

「還是……你不會說話?」

我小心翼翼地問,深怕不小心激怒妖怪,下一秒就會變成它的囊中物。

「噗────

妖怪突然對天嘶叫,聲音在空曠的走廊上迴響,激起我整身的雞皮疙瘩。

不知從哪而起的狂風劃過我臉頰,感覺就像有人拿了一把刀刃輕輕劃過,幾乎是無法忍耐的疼痛感。

有股溫熱的感覺順著臉龐滑下,我直覺伸手一摸,意外看到手指沾上不怎麼鮮紅的血。

「嘶!」

妖怪又發出一聲刺耳的叫聲,比之前更短更急促,小眼睛也撐大到原先的兩倍,滿是饑渴的神情。

隨便用袖子抹去血跡,我知道繼續溝通已經沒什麼用了。

妖怪在這方面像鯊魚,聞到人血便會獸性大發,緊追著受傷的人不放,直到吃下肚為止。

以前出現在我身旁的妖怪是例外,他們不吃人,但喜歡聞到血味,常常製造禍端讓我附近的人受傷,也因為他們無法傷害我半分。

但是眼前這隻跟以往的妖怪一樣嗎?

我不知道。

無意識往後退了一步,我根本還沒注意到自己在做什麼,就看到妖怪甩動蛇尾、眼睛一瞇,嘴巴張大地朝我撲過來。

瞪大眼睛,我只能呆呆看著妖怪越來越靠近,渾身發軟,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。

我還不想死啊──

 

「閃開!」

 

牆壁突然冒出一個人,我還來不及照他所說的「閃開」,就被那人衝擊的力道撞到一旁,以非常狼狽的姿勢在地上滾了好幾圈,直到撞到牆壁才停下來。

痛痛痛!不過這個仰臥的角度剛好可以看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,所以暫時就不管全身都在跟我抗議了。

背對我的人躍到半空中,紫色的髮絲在空中飄散開來,一團白色的繃帶隨之掉落地面。陌生人手中拿的武器閃著銳利的光芒,對準鳥頭和蛇身的連接處用力一劃。

碰!

一個膝蓋高的圓形物體滾啊滾,滾到我腳邊。

好奇地低頭一看,我突然感到無比的後悔。

如果人不要那麼犯賤的話,就可以減少自己被嚇死的機會。問題是我就是犯賤,愛看!

那是剛才想要吃掉我妖怪的鳥頭,頸部斷裂處流出大量的透明液體,眼睛還沒閉上,直勾勾盯著我看,驚嚇指數絕對破表。

我嘴角微微抽搐,正想快點離開這個奇怪的地方時,碰!第二聲巨響緊接而來。

繼巨無霸鳥頭後,妖怪的蛇身也掉在離我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,尾巴貌似劃過我臉龐,揚起的塵煙不下於剛才的颶風。

「咳咳咳……」

這灰塵也太多了吧!好不容易危機解除,卻要被這些粉塵嗆死嗎?這比被妖怪吃了還不光榮啊!

「沒事吧?」很冷淡的聲音在這之中響起,連問話都是冷冷的。

「大概、如果我沒死的話。」沒好氣的回答那人的問題,我試著在一片灰濛濛中分辨說話的人是誰,卻什麼也看不清楚。

只能猜出是剛才救了我的人在說話。

「呵。」

聲音比上一句話更大聲,也就是那個陌生人離這裡更近了。等到塵煙全數散去,我才發現有人站在我面前。

深紫色的頭髮亂翹,就像睡過頭忘記整理,上面還紮了一堆亂七八糟的繃帶,向下延伸蓋住左眼,所以我只能看見他露在外面的黑色眼睛。

這位同學穿的也不是學校的制服,一條暗紅色的線鬆鬆地繫在他脖子上,長度垂至深色襯衫,外加有些破損的牛仔褲、登山靴,整體模樣連我這個男生都覺得很帥,搭上他剛才攻擊的俐落姿態,可以再加成!

不知是怎地,我總覺得這位同學給我的感覺有點熟悉,好像在哪見過,可是又想不起來。

重點是這位仁兄手上拿著一把電影中常看見的死神鐮刀,武器高度比我還高。刀刃部分沾到透明液體,折射出銀色的光芒,一副就是少靠近為妙的樣子。

不過看在他救我、還問我有沒有事的份上,我可以確定他是一個還不錯的人。

「你還真厲害,剛報到就敢站在無結界區給鳥頭蛇玩。」

看了我幾秒,他又開口說道。

 

……

我收回剛才那句話。

 


To be Continued......

第一章結束,出版試閱完畢。

詳細出版資訊和連結請點我

文章標籤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