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夜 作戰計畫GO!

  

「先確認白熊妖在哪吧!」白兔又跳了兩下,這回沒在地上留下泥腳印了。

沒有馬上召出監視畫面,他盯著夜離似在思考什麼,幾秒後一臉恍然大悟地丟下一句「等一下」就走進一間和客廳相連的房間,半掩的房門讓他們看不見他在做什麼。

他住的地方是一棟透天厝,大門一進來就是監督和夜離現在待的客廳,右邊以牆隔出的空間是廚房和餐廳,另一邊則是客房和他所在、專門堆雜物的小倉庫。

延著客房旁的階梯蜿蜒而上,二樓中間是類似天井的設計,中間挖空,可以從上面探頭往下看客廳。環繞中心的是四間大小差不多的房間,除了其中一間白沐在住之外,其他都是空房。

 

「喂,你在做什麼啊?大白目。」舒服地躺在三人沙發上,兔子監督無聊地對倉庫裡的白沐問道。

夜離也聽到兔子的大嗓門聲音了,不過他沒有抗議,只是靜靜看他一眼又移開。

「呼,找到了。」擦著額頭上分不清是汗還是雨水的液體走回來,他懷中有一堆物品。

「會吹頭髮嗎?監督。」

「這種白癡事情誰不會!」

「很好。」從中抽出一隻吹風機,他將之擺在白兔面前。

「做什麼?」兔子沒好氣地問。

「麻煩你幫夜離吹囉!我先去洗澡了。」

擺擺手,他不理會背後傳來的抱怨聲,走進和客房相連的浴室,裡面有他預先放好的換洗衣物。

 

溫熱的水自蓮蓬頭灑下,蒸騰的霧氣冉冉上升,遮蔽了浴室中的人,只留下一道模糊不清的黑影。

瞇眼望著僅能看出輪廓的牆壁磁磚花紋,黑色自他髮中眼中一一褪去,清淺的銀色再度覆蓋上來,還他原本面貌。

沒有瘦的很誇張或壯碩的身材,白沐的身形算中等,但在一般來說都偏壯的獵妖師之中就顯得特別薄弱了。

「唔。」

痛覺冒出頭,白沐碰到上次冰渣碎片割出的傷口,還沒結痂,僅僅是附在上面的血液凝固了,被他這樣不經意一刮,血又開始流了。

「哎呀哎呀,這麼不小心可真不太好呢。」自言自語到後來他笑出聲,只能說痛和血帶給他的仍是笑容。

在熱水下沖澡,流出的那點血轉瞬間就被沖的乾乾淨淨,完全找不到了。

以手掌蓋住傷口,避免再被水浸濕,白沐另一手將水龍頭紐緊,扯過掛在架子上的浴巾,他甩甩滿是水的銀色頭髮,跨出浴室。

推開浴室門,他單手擦拭濕答答的頭髮,一邊走到客廳,恰巧看見十分有趣的一幕。

一隻穿寶藍色上衣,戴單邊眼鏡的白兔坐在沙發靠背的上方,兔掌抓著吹風機,正在幫端正坐在沙發上、面無表情的黑髮小孩吹頭髮。

白上黑下,形成非常強烈的對比。

「完全無違和感呢,監督你也很會照顧小孩子嘛!」來到單人沙發坐下,白沐順便調侃白兔監督一句。

「大白目少囉唆!」白兔趁隙瞪了他一眼,後者看到卻只想笑,而且他確實也笑了。

「哈哈哈,完全没威脅力。」

「找到白熊妖的行蹤了沒?」懶得跟他吵,兔子監督按下關掉鍵,將吹風機拋給他。

劃出飽滿的拋物線弧度,白沐手一伸,吹風機準確落入他張開的掌心中,一點誤差都沒有。

「謝啦!」

握著猶有熱度的吹風機,白沐在使用前先弄出好幾幅影像投影,圍成一圈正好是觀察白熊妖三百六十度視角。

噢不,現在是晚上了,所以妖怪換化成全身純白,額頭上還有第三隻眼睛的白虎妖。

「怎麼樣?我做的還不錯吧?」

吹風機呼呼作響,逐漸聚集起來的熱度吹散頂上堆積的水分,還他一頭乾淨清爽的銀髮。

「當然很好!」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,白沐不吝嗇給監督一個讚美。

「就說我會吧!」兔掌靠在夜離的頭上,白兔得意洋洋地說完才發現好像不太對勁。「喂、大白目,我是要跟你討論任務進度,不是來充當保父的!」

「噗。」

「你敢算計我,難道不怕我給你低分嗎?」

跳下沙發,白兔一個翻轉,化為人形。他優雅地在兩人沙發座坐下來,手中拿著憑空冒出的瓷器茶杯,儼然一副準備喝下午茶的模樣。

「我相信你不會公私不分。」擺擺手,白沐起身坐到夜離身旁,後者靜靜看他一眼又低下頭,對他的笑容視而不見。

「算了,懶得跟你說這麼多,快報告現在的進度!」兔子監督把茶杯放到桌上,裡面的紅褐色液體連絲波瀾都沒泛起,他沒好氣地催促白沐。

無所謂地聳聳肩,白沐以手指輕敲客廳的長桌,筆直地盯著不言不語的夜離,銀色的眼眸有一瞬間的失神,彷彿被抓到哪個不知名的空間去了。

「喂!」

桌子食指點下的地方光線如蛛絲般蔓延開來,形成一個密密麻麻的道路網,其中有個光點正緩慢朝某處移動中。

 

「就在這裡。」

 

 

To be Countinued.....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慕恩 的頭像
慕恩

地下貓窩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