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正式。

 

想到三個字背後代表的涵義,我背脊瞬間竄過一股惡寒。臉上好像有冷汗滑落,我沒動手擦掉,放任汗從臉頰滑落。

「你不笨嘛。」

夜終於有了動靜,他依然面無表情,不過口吻多了些許溫度,情緒波動也不再像剛才那樣劇烈。

我楞楞地看著給予肯定的夜,腦中奔騰的思緒淨是非正式隱涵的意思。在飄過某個想法時,一銀一黑的熟悉眸子漾起很明顯的笑意,讓我抖了很大一下。

不會吧?我在想的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啊!

非正式就表示就算被純妖怎樣了、甚至掛點了也不會引起任何問題,畢竟沒有任何記錄存在。

想必混血學生的家長也不會因為小孩出事,就跑到學校理論吧。

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努力活下來。

想起之前諸多差點就被「滅口」的經驗,我無比慶幸線在自己還能站在這裡聽他們講話。

「事實就是事實,我不說謊話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「對了,我剛已經先把小尹送回學校囉!」阿麥忽然冒出一句,我這時才發現沒看到小尹的身影。

「嗯。」

不同瞳色的眼眸看著我,一手握著死神鐮刀、另一手插在褲子口袋裡,沒傳出任何心音的夜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,我再不識相就真的太蠢了。

他在等我修好連接上下世界的門。

無論如何都得修好,這是我闖下的禍,雖然最初是因為我想救夜。

垂頭喪氣地看著碎裂成千千塊的銅門,我還在思考該如何復原時,夜突然喊了我一聲。

「良。」

「是?」

「還記得你學過的技法嗎?」

四大技法,挖土、滅火、抓風和融冰,在之前找尋通行證只派上一點點用場,有跟沒有一樣。

「用在門上也一樣。」

夜走到掉落在地上的碎快門邊,看了我一眼,意思很明顯是要我也趕緊過去。沒敢多逗留,我三步並做兩步,幾乎用小跑步的速度趕過去他身邊。

「兩位加油啊。」

阿麥完全就是身外人的語氣,很悠閒。

……如果我也可以這麼悠哉就好了。

「少囉唆。」

夜頭也不回,我不知道他是在對阿麥還是對在心中感嘆的我說話。

就是你。

與想法同步響起的心音,證實夜老大的所指的對象正是在下、剛走到他身旁站好的我。

「夜……」

我有些無力地看著他沒有表情的側臉,是錯覺嗎?為什麼我覺得他讀取我心音的頻率又變高了?

對此,他老大只丟了兩個非常簡單的字給我當回答。

「修門。」

除此之外,連他自己的心音都是一片空白。

就在我對著地上的門碎片發呆時,背後突然響起一陣奇怪的音樂,旋律聽起來很不熟悉,我還多聽了幾秒確定不是聽錯了。

哪來的?這時候除了大自然的聲音外還會有啥?

「你好,我是麥爾斯。」

直到聽見阿麥的回覆聲,我才知道原來那是阿麥的手機鈴聲。

不是我想說,那個鈴聲怎麼聽怎麼怪,音樂都不像音樂,猛一聽還以為是什麼不知名動物的叫聲,害我抖了幾下。

把手機放在耳邊的阿麥走過來,側著頭接收電話那頭訊息,不知是有意還無意瞄向我的眸子澄澈似水,唇邊綻放地仍是溫柔的笑容。

在說什麼呢?

我有點好奇,不過事關他人隱私,還是少問為妙。

「我明白,馬上就好了……好,再見。」

放下手機,阿麥朝我和夜解釋他剛才收到的訊息。「我該回去了。比賽快開始了,我們班果然還是需要統籌人呢。」

比賽?什麼比賽?聽阿麥的意思是班際間的比賽嗎?

我一堆問號還在腦海中打轉,夜大概知道他在講什麼,很快地點點頭,沒有攔住他。「快去吧。」

「收到。小良要加油喔,門只有你和夜能修理,我們晚點學校見。」

唇角上揚的弧度更深了,阿麥拍拍我的肩膀,在我疑惑的目光下離開。他束在腦後的褐色長髮隨著他的步伐跟著晃動,挺拔高壯的背影看起來很可靠。

事實上也是如此。

不像我,到現在還是只能對著滿地的碎片發愁,想不出個好辦法。

當阿麥的身影沒入森林後,夜也跟著有所行動。

「該開始了。」

他大步走到碎的很零散的銅門中心處,再轉身面對不知道他在做什麼的我。

一銀一黑的眸子很專注地望進我的,被那樣認真的視線對待,任誰都會不知所措,有種被赤裸裸看穿的感覺吧。

「要怎麼做?」

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喔對、這裡指的是處理門的事情,跟同性對看可沒什麼好不知所措的。

「我教你。」

 

 

T.B.C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地下貓窩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