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點再處理你。

腦中響起這麼一句殺氣騰騰的話,我吞了吞口水,很認真考慮如果不進去,直接落跑不會被捉著的可能性。

很可悲的是不用別人說,我都知道機率是零。就算躲到天涯海角,夜都有辦法把我揪出來。

「知道就好。」夜冷哼一聲,率先進門。

又是沒其他選擇。

我呼出長長一口氣,只能跟著進去。

經過氣派的旋轉門,我望著挑高的大廳讚嘆,如果在上世界,絕對是五星級的飯店才有的裝潢。

牆上鑲嵌各式各樣叫不出名字的寶石,我敢說裡面絕對有鑽石。地上鋪的深色地毯連穿著鞋子踩都能感受到其柔軟程度,就好像一條長長的舌頭……

嗯?我剛用什麼做譬喻?

瞄了眼在跟櫃台員工做接洽的管家,以及在旁邊貴賓沙發區閉眼休息的夜,我戰戰兢兢地低下頭。

地毯上一雙豆子大小的眼睛和我對個正著。

「哇啊!」

火速跳到沙發區,我很想完全脫離地毯的勢力範圍,只是大廳鋪滿地毯,大概只有沙發不會碰到。

嗯對,我跳到沙發上了。

「良。」

莫名打了個寒顫,我不用回頭都知道這隱含淡淡殺氣的聲音從何而來。

「抱歉吵醒你睡覺我不是故意的啊!」

我一口氣把道歉的話說完,從椅背最上方滑落,整個人塞進沙發中,腳懸空,壓根不敢踩到地上。

少開玩笑了,先是舌頭、再來是眼睛,等下要是地毯伸出尖牙咬人我都不覺得意外了!

夜冷哼一聲,沒有說話。

他很舒服地仰躺在沙發上,以手背遮住裸露在繃帶外的眼睛,另一手閒適地放在扶手上,脖子上銅質的武器徽章時不時折射出寶石耀眼的亮光。

我曾經問過他為什麼不把繃帶拿下來,畢竟校園爭霸戰之後,沒人不知道他的繃帶底下的眼睛是銀色的,但當時他只是淡淡瞥我一眼,沒有回答。

如果有銀色就要遮住,那我雙眼都是銀色,豈不是要像木乃伊那樣,把整個頭包起來了?

唔哇,光想就覺得恐怖,我一定會跌跌撞撞,搞不好會撞到什麼直接替十七年的人生劃下END

躺下來還可以直接當木乃伊了,說有多方便就有多方便啊呵呵呵──

。」

又是喚名,語氣還比剛才更重。

「抱歉抱歉,您請繼續休息,小的萬萬不該吵您補眠。」

夜沒再說什麼,他的心音也沒傳到我這,看來是懶得搭理我。

相處越久,即使他不說話不思考,我也能猜到一點點他的想法。儘管是一點點,不過也很夠了。

喔?

什麼?夜有說話嗎?

我困惑地轉過頭,他的呼吸很平穩,看起來就是在睡覺,不太可能還會發出聲音,就更別提心音了。

一望向他,先前盤旋在腦海的念頭又趁機浮現了。

銀狐族心靈溝通只有一種可能,那就是『雙胞胎』。

夜和我,是雙胞胎。

從知道之後到現在,都已經過去好幾個月了,我仍舊無法好好思考夜一席話背後的意涵。

一開始是被社長的話嚇到,沒想到自己居然因為一個懲罰,被委以下任社長職務的重任,下意識忽略了這事。等到逐漸適應社長時不時突然冒出來的騷擾後,我才有力氣慢慢回想。

光回想起過往的一切,就幾乎占據我所有思緒,要好好想想夜和我關係的時間又被我推的更遠了。

一回神,就過了數個月。

夜放下手背,睜開眼望過來,我愣愣地對上他的眼,腦中混亂成一片。

 

對啊……

我們不單純是朋友呢。

 

 

To be Continued......

番外本試閱結束w

本子今天也送印囉,週日快來找我玩吧:P

※本子持續印調中:http://goo.gl/forms/rgAegqgEWL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地下貓窩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