嘿、大白目,今天要不要出去追上次跑掉的白熊妖啊?」回憶到一半,一抹重量忽然掛上白沐的肩膀,轉頭一看,原來是兔子監督趴在他肩膀上。

剛拿到獵妖師執照的人前一個月出任務身旁都有類似教練存在的「監督」,他們不會幫菜鳥解決任務,只會在快不行的時候指點一下。他的監督不是兔子妖怪,只是一個喜歡變成小白兔裝可愛的青年。

監督大多由資深的獵妖師自願擔任,年紀通常都四五十上下了,他這位年輕的白兔監督也算是特例了。

「當然去啊!」放出去的追蹤器總算在昨天將白熊妖的位置傳送回來了,如果今晚不快點解決,誰知道白熊妖又會跑去哪裡。

「那走吧。今天星期六你也不用上課,早點過去做準備比較好。」

半個身體掛在白沐的肩膀上,白兔監督的視線向下移,看到一個年齡大約五歲的小孩正直勾勾盯著他瞧。

本著惡作劇的心態,小白兔動動耳朵,舉起一隻前腳朝他揮了幾下,接著做出一個很難看的鬼臉。放下前腳,他等著聽到大哭或是大笑的聲音傳來,不過夜離的反應卻完全不在他的預料中。

圓又大的黑眸依舊瞅著他,一句話也不說,表情更沒有絲毫的改變。

「喂喂,你哪裡找這麼不可愛的小孩子啊?」

「你說夜離?」

「對啊!完全不笑,該不會是個天生的面癱吧?」白兔監督口吻相當失望,「不哭也不笑,一點都不好玩。」

「會嗎?我倒覺得這樣也不錯。」溫和地笑笑,白沐拍拍夜離的頭,把剩下的話說完。

「他原來是白熊妖的食物,你離開後牠就把夜離吐出來了。後來因為一些特殊原因,我現在要帶著他行動。」 

「哈,你哪時還兼任臨時保姆了?」

面對兔子監督的嘲笑,白沐聳聳肩不以為意,沒有再繼續和他爭辯下去。就任憑監督的話伴著他走出公會,穿過異空間通道,回到普通世界。

「直接過去白熊妖的出沒地點?」

「我沒意見。」打了個呵欠,兔子監督懶洋洋地回他。

低頭看看精神還很好的夜離,他不考慮讓小孩待在沒有人的家中。他原本的家離高中很遠,附近有一棟房子是他家原本出租給當地高中生住的,他考上這邊理所當然就收回來自己用了。

整整三層樓的空間只有他一個人使用,在練習獵妖師的能力時,也不會引起室友的注意,算是一個不錯的居住空間。

「你要帶那個小孩過去喔?」

「不行嗎?」

「隨便你,不要到時候顧不得就好了。」

「沒問題的。」

拿出手機按了幾個鍵,一幅影像立即投射到空氣中,透過追蹤器的鏡頭,白熊妖的模樣清楚的出現在畫面之中。

兔子監督本來晃個不停的腳突然頓住了,紅紅的小眼睛微微瞪大,如果改以人的表情來說應該就是「驚訝」了吧?

「你追錯了,這是白虎妖。」

三秒過後,他下了這樣的結論。

面對監督的說法,白沐笑笑的搖頭,食指輕敲影像中正在覓食的白虎妖,眼中找不到一絲慌亂和不耐。

「沒錯喔,白熊妖在昨天晚上『幻形』成老虎的模樣了。」他親眼看見的,不會錯。

「喂……」兔子又露出很奇怪的表情,像是在隱忍什麼,終於忍不住爆發了。

站到他肩膀上,兔子的前掌用力巴了他頭一下,「你知不知道這代表什麼啊!」語氣本來應該是很嚴厲的,可是配上嬌小的身形和軟綿綿的語氣,一點魄力都沒有,反而顯得有點搞笑。

「啊?」

唇邊的弧度不變,他左手輕拍右肩上兔子監督的頭,「不要生氣,會變老喔!」

「誰跟你變老!我才不會變老……不對,這不是重點!」直覺回話回到一半忽然發現話題歪了,白兔又多敲了銀色腦袋幾下。

「你真的搞不清楚情況嗎?你麻煩大了!」

低下頭,以眼神示意夜離跟著他走,他邊伸手穩住站在肩膀上的兔子,走出公會大門後才又繼續問話。

「喔?怎麼說?」

「會變形的妖怪!這是會‧變‧形的妖怪!」

激動地扯住近在眼前的銀白色髮絲,紅色的小眼睛就像要噴出火來一樣,兔子監督這副模樣是他之前所沒看過的。

「我知道啊,我看到了。」笑著安撫理應比他成熟的監督,白沐語氣仍是不疾不徐,讓兔子聽了更生氣。

「你『妖怪學』沒學好嗎?最好不知道會變形的妖怪代表什麼意義!」湊到似乎搞不清楚狀況的白沐耳邊大吼,兔子繼續扯著他的頭髮,沒有放開的意思。

「當年妖怪學我可是拿到全受訓班第一高分喔,照理來說應該是學的很好吧?」不疾不徐地反駁前者的話,他帶著夜離和監督走進一座離公會不遠的森林。現在距離太陽落下還有一兩個小時,森林裡除了他們沒有其他人,只有蟬鳴鳥叫聲在期間迴蕩,靜的有些可怕。

越安全就是越危險,會放在強大的公會附近的森林自然也不是什麼安全的地方,裡面的妖怪等級從中高級起跳,到「危險」級都有。除非找死,不然多數級數不夠的獵妖師不會進來這邊。

「那你還、還……」

耳聽監督的話,白沐趁機觀察了一下附近的狀況,除了一兩隻中高級的妖怪在附近徘迴之外,大致上來說這邊算得上安全。

隨性地坐下,他拍拍旁邊的泥土地,示意夜離也坐下。

冷冷的黑眸瞅了他一眼,就算依舊面無表情,白沐仍能看出他的不情願。就在他以為小孩不會有動作時,小小的身軀動了一下,跟著坐了下來。

只是是在離他指定的地方旁邊十公分處落坐就是了。

「喂,大白目,這麼不可愛的小孩你還要隨身攜帶?我光看就覺得累了。」

就算被這樣說,夜離也只是抬頭看了他肩膀上毛茸茸的小傢伙一眼,臉上不起一絲波瀾,彷彿對方說的話跟他無關。

「會嗎?我覺得夜離很安靜,很好啊。」他完全不覺得哪裡有問題。

「……你的思考邏輯完全異於常人。」

兔子監督無言了。

「會嗎?我覺得我很正常啊!」

白沐認真地反駁兔子的話,而後者在聽到他的話後做出仰望天空的動作,雙肩垮下,不想再跟他爭辯了。

基本上,喝醉酒的不會承認自己喝醉,覺得自己正常的人絕對都是不正常的。

「回到正題,你到底記不記得會變形的妖怪代表什麼意思?」

這次白沐沒有再亂扯話題,很快地說出白兔監督想聽的答案。

 

「超越『危險』等級存在的妖怪。」

 

 

 

To be Countinued......

 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