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很好的問題。步良同學,你說呢?」

問我?

在旁看好戲的路人甲突然被砲火波及絕非好事,至少現在在小夏和班導……不、是全班的目光下,我講不出一句話。

好好上課是有這麼困難嗎?第一節課都快過了,不想上課也不是這樣打混過關的吧!

「其他同學有問題嗎?」

此話一出,我看到除了小夏和夜以外的同學都死命地搖頭,有些怕還不夠,瘋狂地搖手到看了會頭暈的地步。

環視全班一圈,我突然覺得有點怪怪的,班上好像少了一個我認識的人,可是又想不起來是誰。

「可是我有問題。」小夏用很堅定的語氣重覆一次。

少了誰呢?

明明見過,腦海中硬是一片空白,想不起來那個還沒來的人。

「只要步良同學沒問題,等於其他同學沒問題。當然也包括妳,夏緹那同學。」吸血鬼班導淡淡地說,說的話很冷、很冷,連我都不自覺打了一個寒顫。

「小良!你說呢?」

小夏突然撲過來,力道不知道是不是沒收住,幾乎整個人都趴在我桌上。她白皙的臉龐和我只有幾公分的距離,我都快要可以感覺到她溫暖的吐息吹拂在我臉上了。

和吸血鬼老師完全相反,小夏給人的感覺就是很活潑陽光,但是有必要和他一樣都貼在我面前嗎?

近距離看人到底有什麼好玩的?

還有,不要再把我扯進你們的紛爭了啦,我可不想變成炮灰。

「不知道老師的名字會有很多麻煩喔!」不知道我在想什麼的小夏很迅速地拋出一句話。

「什麼麻煩?」

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,老師本來就很冷的眼神這下從冰箱冷藏的等級,直接升等成冷凍庫,絕對是可以將我弄成人型冰雕的等級了。

「喊『老師』他絕對不會理你,只有正確地喊出老師名字才行喔,小良你又是班長,一定會常和老師接觸,還是知道名字比較好吧?」

乍聽之下,小夏的理由合情合理,但我怎麼有種如果我敢點頭的話,就是在破壞我和導師之間關係的感覺?

抖了一下,在冰刃的目光下,我硬著頭皮舉手。

「步良同學,請說。」

「對不起,我不知道老師的名字。」

管他有錯沒錯,先道歉就對了!這樣老師就算再怎麼不爽,也不至於拿我開刀。俗話說「伸手不打笑臉人」,道理應該同樣可以應用在此。

「嗯。」

班導先是看了小夏笑瞇瞇的表情一眼,又移回我身上,最後穿過我們,目光筆直地射向教室後方。

跟著轉頭,後面一片空蕩,除了最後頭的佈告欄外,我什麼也沒瞧見。

我和夜還有小夏坐在倒數第二排,班上人數本來就少,每個人都有很大的空位,不像以前在國中每個班級人都太多,光走進去就因為人群密度過高而快窒息。

可是老師也不是望向我後面的同學,更不是看佈告欄。

不是太專注,帶點茫然和放空的神情,老師能看見的景物似乎和我不太一樣。

「小夏,後面有東西嗎?」趁老師在發呆的期間,我壓低音量,偷偷問總算回座位坐好的的小夏。

「後面?有很多啊!」

一聽到小夏的回答,我瞬間發毛,身體也僵硬到不敢轉頭確認她說的「很多」到底是什麼。

「小良現在還看不到很正常,待久了就會看見喔!」

不,我可以選擇不要看見嗎?

用力壓下心中的恐懼,我坐正身體,剛好看見老師維持空洞茫然的模樣,將嘴張大的那一幕。

呃、發生什……

一串尖銳刺耳的聲音倏地從老師口中傳出,就像有人用長長的指甲快速地刮黑板,而且還是貼在耳膜上不停歇地刮刮刮!

我幾乎是反射性地捂住耳朵,掌心覆蓋住耳殼,用力地向內壓,力道之大連手都已經隱隱發白了。

可是這樣還是不夠,像超聲波的噪音沒有變小,仍是堅定的穿透障礙,在我腦海中不停迴盪。

抱著腦袋從椅子上滑下來,我把自己藏進桌子底下的小小空間,頭埋進上半身和曲起的雙腿中的小空間,身體止不住地發抖。

好吵、好吵、好可怕,誰快來把聲音停下來──

 

嘎嘎嘎、碰!

沉重的巨響突然冒出來,在我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,就強行把會把人逼瘋的噪音蓋下去。

結束了嗎?

試探性地鬆手,我沒再聽到差點把我逼到崩潰的超聲波,可是身體還是抖個不停,我幾乎是半攀著椅子從桌底下爬出來。

映入眼簾的下一幕讓我瞪大眼,幾乎不敢置信。

 

「這什麼情況啊?」

 

 

To be Continued......

第一章結束,出版試閱完畢。

詳細出版資訊和連結請點我

 

文章標籤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