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啊是啊,連說話都結巴了,不是嚇我這個菜鳥新生還會是嚇誰?

「走了。」懶的跟我廢話,夜一把扣住我的手腕,硬是拖著我往校門的方向走去。

眼見鯊魚離我越來越近,我的心情也越加悲哀,嗚嗚,這根本就是上斷頭台的心情吧?

有夜在說不定有一點點不會被咬死的可能性,但我還是不想賭那可能會被咬成兩截的機率啊!

恐懼死亡可是比死亡本身更可怕,而且、我怕痛怕死了啊──

夜聽不到我絕望地吶喊,在只差三步之遠時我默默閉上眼睛,等待被咬的劇痛上身。

啊哈哈,三、二、一,各位準備觀賞步良同學被咬成兩截吧──

……咦?

沒有預料中的喀擦聲響起,我抱著一絲僥倖的心理微微張開眼睛,想看看現在到底怎麼了。

先是瞇眼看,我愣了一下,接著瞪大眼。

我們根本就不在鯊魚血紅大嘴裡,映入眼簾的是昨天已經看了一整天的校園,在經歷過校門驚魂記後此時此刻只顯得和藹可親,一整個和平到不行。

再轉頭看校門,非常非常正常,正常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,跟我昨天進來沒兩樣,哪來的鯊魚?

裡面根本完全看不到。

「就說沒事了。」夜懶懶地打了一個呵欠,鬆開我的手繼續往前走。

「為什麼?」

明明進去的同學都被咬,沒道理我們除外。

「不為什麼。」

「總該有個原因吧?」

並肩走在校園裡,我繼續追問,就是想得到一個答案。

「你以後就知道了。」夜看了我一眼,聳聳肩,還是不說。

為什麼不能直說?

莫非……

我思考了一下,得出一個結論。

「有什麼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?」

聽到我的問話,他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神情,「不錯嘛,變聰明了。」

「……喂,我本來就不笨吧!」

昨天只是被從沒見過的世界嚇傻了好不好,平常我可是很機靈的!不然怎麼可能被妖怪玩弄了十幾年,還沒斷手斷腳,好好的活到現在?

「呵。」沒有回應,夜只是笑了一聲。

「我說真的!」他的反應擺明不相信我說的話。

是啦是啦,跟班上那些身經百戰的混血同學們比起來,我這個昨天才一腳踏入異世界的傢伙根本是個找死的笨蛋。

經驗值不同也不能怪我,畢竟我以前不是在「那種」地方長大,自然對那裡一無所知,想要在一天之內消化完所有訊息還是太困難了。

「到了。」

直到夜停下腳步,我才發現在我胡思亂想的期間,我們已經走到教室前了。跟昨天一樣的透明方格,從外面可以看到裡面鬧轟轟的,明明是上課時間卻完全不見老師的蹤跡。

「還沒上課嗎?」

不可能吧,校門都擺了大鯊魚來咬人了,怎麼可能還沒上課。

「不。」

「那為什麼沒看到老師?」

「在天花板上。」

 「啊?」我以為聽錯了。
默默將視線從空無一人的講台移到天花板上,我只看到一團模糊的黑影,而且我很確定我沒近視,所以站在門口卻看不清上方的東西絕對不是我的問題。
「那是老師?」我臉上一定浮現很大的問號。
「別懷疑。」
夜無視透明的牆,直接穿牆進入,在他旁邊我自然跟了上去……

碰!
偌大的響聲讓沸騰的教室一瞬間安靜了。
就算抱頭蹲在地上,我還是能感覺到裡面的目光全往我這邊射過來。沒錯,在眾目睽睽之下,我很白痴地撞、牆、了!
嗚,我怎麼會以為夜可以做的事情我也沒問題?現在地上如果有洞,我一定會鑽進去𢡠悔自己的蠢。
「還好嗎?小良」
一隻纖細的手伸進我的視線範圍內,抬起頭,我看見笑的很燦爛的藍髮少女。
是夏緹那,我昨天新認識的朋友。
「小夏,謝謝妳
感動地握住她的手,我藉力使力站起來,額頭上的疼痛在溫暖的關懷下似乎也不痛了。
「你真的很有趣耶小良,你來之後事情就變得很好玩喔〜」
……我收回剛才那句話。
小夏根本也只是把我當成有趣的東西了嘛!

可惡,都怪我昨天識人不清,誤交損友了。

「咦?小良你怎麼不說話了?」

小夏歪著頭模樣很可愛,可是我完全無語言。

不要待在外面。」已經在位子坐下的夜看了我一眼,「遲到超過一定時間,外面會變成『無結界』的迷宮空間。」

我背後忽然升起一股涼意,根本連問那是什麼的時間都沒有,頭也不回地連滾帶爬衝進教室──當然是從門進去。

同時間後頭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奇怪響聲,我幾乎能感覺到有股凌厲的風掃過後頸。

不騙你,我一進教室就腿軟了。

很狼狽地趴在地上喘息,我深深覺得想要上課還真不容易,遲到幾分鐘門口會有大鯊魚等你、遲到太久就等著掉入妖怪出沒的詭異空間,如果是普通人根本待不下去。

「真可惜,差0.01秒你就要被送進去了。」將雙手枕在腦後,夜悠哉地說。

喂喂喂、什麼叫「真可惜」?是有沒有這麼想看我掛掉啊?

   


To be Continued......  

 

文章標籤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