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著桌沿站起來,我撫平皺掉的夾克,慣性豎起衣領,只為了擋住脖子上小小的十字疤痕,不想讓其他人看到我以前被妖怪攻擊留下的痕跡。

沒有任何原因,就是下意識想藏起來。

「小良你跑好快喔!」

輕脆的聲音從背後傳來,回頭的同時伴隨一股輕柔的風拂過,我看見小夏自窗口躍入,如貓般輕盈地落在我身旁,姿態相當優雅。

「外面明明很有趣,一點都不無聊吶。」邊說,小夏一邊甩甩手。如果我眼睛沒有突然脫窗的話,我的確看到她手沾到一些不明液體。

嗯,不要太好奇、不要去深思,世界很美好。

「喔喔!我們班兩位班長都來了啊?這下總算全員到齊了,準備上課啦!」

沒聽過的陌生嗓音自上頭傳來,我直覺抬起頭,那團本來掛在講台上方的黑影,居然趁我們聊天時偷偷移到我正上方,而且還開口講話了?

「老師,您很喜歡掛在天花板上講課嗎?」小夏貌似驚訝地瞪大眼,很「好奇」地問道。

如果是昨天以前,我會覺得這女孩單純的可愛;但是認識她後,我現在一點都不相信小夏的話只是單純的好奇。

「你們的班導我可是蝙蝠妖的混血後裔,光光倒掛就能讓我身心舒暢啊!」

蝙蝠妖?

我打了個冷顫,光想到昨天選社團測驗中遇到的蝙蝠妖和綿羊妖合體情況,我就只想離班導遠遠的。

「對了,聽說你們昨天斬殺了不少蝙蝠妖,同類都跑來跟我抱怨了。」

聽到黑影的話我愣了一下,等等,現在不是上課時間嗎?老師你打算在這時候清算?

「那是他們太弱了啦!超無聊的耶,根本一點都不好玩。」小夏聳聳肩,拿起隨身攜帶的小冊子,開始唰唰唰地寫起來,完全不把老師放在眼裡。

夜更狠,懶懶地打了一個呵欠,趴在桌上眼睛一閉,直接夢周公去。

黑影沒因為他們的無禮舉動大發雷霆,很乾脆地把目標轉向我。

「步良同學,你說呢?」

「我……」我哪知道啊!

昨天除了被嚇的半死外加拚命逃之外,我根本也沒什麼印象,現在要我說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「你說呢?」盤據在天花板上的黑影又問了一次。

「我……」

話還沒說完,我又被連著問了兩次。

「你說呢?你說呢?」

「你說呢?你說呢?你說呢?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迭聲追問中,黑影突然飄離天花板,跟我之間的距離縮短幾公分。

糟糕,情況好像不太對勁。

一滴冷汗緩緩自額頭滑落,我隱約覺得現在的情況不太對。進教室後散開的全班目光又重新聚集在我身上,這回還帶著幾分看好戲的意味。

一直以來,我對別人的眼神都非常敏感,不用一一對上眼也能察覺到他們當下的感受。

那是、很細微,卻又無法忽視的情感波動。

「你說呢你說呢你說呢你說呢你說呢你說呢你說呢──」以下無限循環。

像被刮壞的CD,黑影不停重覆只有三個字的一句話,中間連停頓的時間都沒有,就算我想回答也找不到空隙。

每說一句,黑影就往我的方向飄近一點,到現在跟我大概只有二十公分不到的距離,近到可以看見一團黑漆漆的東西上有兩顆豆大的深灰色眼珠。

「你說呢你說呢──」

他還在跳針。

莫名地煩躁感升起,在黑影快要跟我臉貼臉的近距離中,我腦袋忽然一熱,手倏地往前一伸,對黑影就是一拍。

啪!

事情的發生往往就在一瞬間,連我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只知道手好像碰到某種冰冰涼涼的物體,等我回過神就看見黑影被巴在地上攤平了。

「哇喔~小良你打老師耶,真有趣!」

小夏驚奇的語氣直接將我打入地獄。

要不是老師說話鬼打牆,我怎麼可能會巴他!?

要是因為打老師被記大過或是直接被退學,我一定會被當成不良少年,搞不好還會被警察列為重點輔導對象,人生從此從彩色變黑白……不。

打死我都不要過那種悽慘的生活!

「步良同學。」

就在我內心陷入無止盡的糾結時,一隻冷到跟冰塊有拚的手默默放到我肩膀上,外加耳邊涼涼的吐息,非常標準的鬼吹氣。

「媽啊!有鬼!」

我一秒跳開,本來以為可以甩開鬼手,結果手居然跟著我移動,仍是穩穩地搭在肩上。

森森寒氣透過單薄的夾克滲入肌膚,筆直地侵入體內,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,感覺就像身處在冰天雪地的南極,下一刻就會結凍。

「老師,你再不放開小良他就要凍死了喔。」

 


To be Continued......  

 

文章標籤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