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方可是聖誕樹啊!至少有十層樓高的巨大聖誕樹妖耶!變成這種小鏟子我是能鏟什麼鬼!

主人,這裡氣候特殊,我變形過後至少要十五分鐘才能再變喔!

……

我無言了。

真的要拿這個小鏟子去跟聖誕樹妖PK嗎?拜託我還想活命啊!

「你還在拖什麼?我都快被吃了!你這個見死不救的混血笨蛋!」

啪。

聽到腦神經斷裂的聲音,我想也沒想抓起鏟子,整個人差點沒跟著被扯下去。一秒丟回地上,我跟沉默的鏟子大眼瞪小眼。

為什麼小小一把鏟子卻重到我都快抓不起來了?這不科學啊!比鉛球還重的鏟子是要給誰用的啊、喂!

這根本不是重一點點,是重很多!

「迷,你能變輕一點嗎?」

要是不行,我乾脆放任死小鬼被吃掉算了。

聖誕樹妖現在的注意力全放在下面的惡魔蝙蝠身上,似乎對不會在冰天雪地中出現的純妖很好奇,暫時還沒發現我的存在,所以我現在才有時間跟密度過高的迷溝通。

可以喔,主人請稍等。

鏟子的外緣開始冒出水蒸氣,沒多久形體就跟著縮水,又變小了一些。

好了喔!

點點頭,我再次拾起鏟子,還是頗有重量,大概有一顆鉛球那麼重。不過比剛才好太多了,我還拿得起來。

如果真的不行,至少還可以拿這顆鉛球丟聖誕樹。

 

打怪去!

 

夜跑哪去了?

連小鬼都丟在這不管。

是說、一把小鏟子能做什麼,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,不過還是按照我當初的想法去做吧。

希望在我挖完雪之前不會被踩扁。

嗯,我的解決方法很簡單。

既然我不可能做到當初上次那個陌生人秒殺純妖的能力,除非丟炸彈直接炸了──剛腦海中不是沒閃過這個念頭。但如果丟下去鐵定不會只炸到樹妖,搞不好連我想救的死小鬼和旁邊的山壁都炸了。

這樣的下場只有一個。

引發雪崩,「順便」把自己活埋。

我不想被純妖宰掉,然後變成混血之間流傳的笑話,但如果是被活埋,大概會成為世紀大笑話了。

我完全沒辦法想像我家老爸接到通知時,會有怎麼樣的表情。

去學校上課的兒子被雪埋了?怎麼不乾脆說被綁架算了,這比詐騙電話還詐騙電話啊!

糟糕,我暗罵自己一聲。壞習慣又來了,只要一想事情就會東拉西扯一大堆,完全偏離主題。

咳咳、重點是要說我的解決方法。

聖誕樹妖太大棵我砍不倒,極地水氣太重也不可能放把火燒樹。我唯一能做到的事情就是從小地方下手。

往前走了幾步,我蹲下身,在地上挖了一個洞,大概足以容納一人站立的大小。還好雪鬆軟的很好挖,我沒花太多時間就完成了。

「迷,你可以變出一塊冰石嗎?」我以手畫圓,大概比了個理想尺寸。

「沒問題喔!迷馬上弄!」

冰製鏟子上翻出【‧ω的表情,下一刻我挖的洞已經填上有半人高的多稜角冰石,上頭佈滿銳利的尖刺,我敢打賭絕對能刺穿很多東西。

當然,也包括還在前面玩惡魔蝙蝠的聖誕樹妖。

「謝啦,你做的很好。」

「嘻嘻,很高興迷能幫上主人忙!」

迷對於能幫我忙似乎很開心,興奮地連體溫都升高了,鏟子邊緣又開始冒出水蒸汽。還好我已經挖完了,迷變不變小都沒關係。

接下來,就只能求主保佑了。

腦海中閃過在之前的新生訓練和社團新訓遇到的各種BOSS級純妖戰鬥,我發現自己握著鏟子的手在顫抖,不、是我整個人都在發抖。

面對再次出現的聖誕樹妖我很怕,但我已經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了。就算朋友不在,我也還有迷可以一同作戰。

跟第一次不一樣了,我有堅強的武器可以保護自己,說不定也能保護他人。

 

我做得到。

可以的,沒問題。

 

做出最後一次深呼吸,我從冰石後衝出去,埋頭只管往前跑,目的就是在地上被聖誕樹妖用樹枝撥弄,一直滾來滾去的惡魔蝙蝠。

「嗚嗚嗚,好暈啊!不要這樣玩我你這個混蛋大樹妖!」

靠的越近我就越能聽到惡魔蝙蝠的咒罵中夾雜哀號的聲音。說實在的,有時候我還滿佩服這些純妖,要是我大概早就暈到講不出話來了吧。

才沒幾步就進入陰影中,我手一伸、撈起吵個沒完沒了的小鬼,扭頭往回衝,連回頭看都不敢。

 

鈴鈴鐺、鈴鈴鐺,鈴聲多響亮~

啊哈哈……是啊是啊,聽聽追在我背後的聖誕樹上的鈴聲有多響亮,吵到我都快要耳鳴了。

到底還有多遠啊!?不是只有十幾公尺嗎?為什麼我跑起來像是一百公里那麼遠!

雪太鬆軟了,我沒穿雪靴,每一步都要用力拔出腳,十幾步的距離被我這樣一弄,搞得像是永無止盡。

汗水自頰邊滴落,我已經不想問為什麼在極地還會熱到流汗了。

 

T.B.C

 

文章標籤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