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大妖怪還沒出現前,不先躲起來的是笨蛋。第一次是不知道傻傻的待在原地,這次如果再重蹈覆轍,就已經不是笨蛋能形容的了。

那是百分之一百萬的找死!

「呼呼呼……」

雪地很柔軟,每踩一步就會陷下去,要再拔出來還要費不少力氣。才跑沒多久我就喘得要命,活像跑了什麼人生極限馬拉松一千公里之類的。

在極地熱到流汗像話嗎?

我邊跑邊回想上次在最後怎麼逃過一劫。結果不想還好,一想起來我人生更無望了。

呃、好像是我被某個躲在雪地底的陌生人絆倒,在我以為他渾身散發殺意是想殺了我時,「順手」把礙事的妖怪宰掉。

所以我現在該再去找個障礙物絆倒嗎?

喂、要是這回真的遇到不留情的人,我不就真的永遠回不去了?沒腦袋的人才會選擇這樣做!

……哪裡有人?快來讓我踩一腳!

說時遲那時快,我踩到一個不同於雪的堅硬物體,很華麗麗的撲街了。還是面朝下,差點沒把自己臉撞扁的那種跌倒姿勢。

痛死人了,可以不要老是好的事情不發生,我隨便說說的就發生嗎?

「好痛!哪個傢伙敢踩我!?我一定要宰了他!」

不太妙,光聽聲音就知道對方已經暴跳如雷了,跟上次那個冷冷地瞪我的人不可能同人。

「又是你!」

我手腳並用,試圖自濕滑的雪地爬起來,可是手不小心一滑,又栽進雪堆裡,跌了個七七八八。

「哈哈哈,好難看啊!」

……還有,不是我要說,這聲音耳熟到讓人害怕啊!

聽聽那囂張的語氣,就跟某隻惡魔蝙蝠變成的小鬼一樣──靠!根本就是同一個人啊!

「是你!」他的表情比我更震驚。

碰、碰、碰。

跳躍聲更近了。

「你搞什麼鬼啊?想踩死我嗎?」一看到是我,他便毫不客氣地開罵。

如果可以我也很想,好嗎?

不過現在沒空管這個了,我倏地跳起來,悶著頭往跳躍聲的反方向衝,把小鬼的咒罵聲留在背後。

「喂、你很沒禮貌耶──哇啊!」

尖銳的嗓音在一半突然轉成驚呼,據我猜測,大概是某隻我不想再遇見的大妖怪出現了。

同樣是純妖應該不會自相殘殺,他留在那裡就算了。我可不是,如果被純妖宰了可能會變成混血的天大笑話,讓我的後代子子孫孫在混血面前都抬不起頭來啊!

不對,我都掛了哪來的後代!

「救命啊──」

呼救聲自風中飄來,我頓了一下繼續跑。

沒聽到、我什麼都沒聽到、不可以聽到、絕對不行!

感覺到步伐越來越慢,我頹然地垮下肩,暗罵自己蠢。明明就知道搞不好有可能是死小鬼的騙局,為什麼我偏偏就是心軟了呢?

有什麼辦法?我就是這麼笨。

拔起卡在雪堆裡的腳,我轉身往回跑。

「迷!」邊跑,我邊喊自家使役。

在!

空氣中蹦出一朵柔軟的小白雲……呃、不對,是一顆石頭大小的冰塊,只有表情能讓我認出來是它沒錯。

「溫度會影響你的型態?」

沒錯喔!在接近赤道的地方我的形體會變得很薄,主人說不定會看不出我在哪裡。

水蒸氣。

「了解,你現在還能變形嗎?」

可以喔!只是重量比之前重一點點,主人還請多多包涵。

只是重一些,應該還好吧?我很隨意地點點頭,表示理解。

那主人這次想要什麼樣的武器呢?

「嗯……」我陷入一陣沉思。

雖說想像力就是一個人的能力,但我從以前就不是走想像力爆發路線的,每次想要什麼武器,都快要想破頭了還想不出來。

主人?

像這次要打的純妖是之前就見過的類型,只是我還是不知道它的弱點在哪。只知道外型有用嗎?

停下腳步,純妖的巨大身形已然出現在前方,底下還有一隻掙扎著想逃跑、化為原型的惡魔蝙蝠小鬼,它被陰影完全蓋住了,我差點看不見。

所以說有時候還是不要長的太黑,不然關鍵時刻不是保護色而是致命色了。

「快救我啊──」見我跑回來蝙蝠不停拍打翅膀,口中吐出一串人話。

喂、是蝙蝠就該有蝙蝠的樣子,現在還說話真的很奇怪。

主人,決定好了嗎?

「嗯,我要一把鏟子。」

鏘啷。

低下頭,我深深覺得和自家使役默契非常不足。

我要一把可以剷雪的大鏟子,它給我變成輕薄短小、方便攜帶,隨手拿的鏟花小鏟子是怎麼回事?

 

T.B.C

 

文章標籤

慕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